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防骗警示> 【头条】看悦花越有、云联惠等传销“镀金”十招:傍名人、当明星、戴光环…

【头条】看悦花越有、云联惠等传销“镀金”十招:傍名人、当明星、戴光环…

来源: 经济日报    2019-07-02 22:43:16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103
  

反传销之窗网发布:宣称在党校办培训班、邀请领导干部站台、宣称参加知名会议、请公众人物主持活动、扯国家政策大旗、戴慈善光环掩盖不法行为、高调参与各种奖项评选……




近期,山东滨州警方侦办了一起涉及380多万会员,涉案资金上百亿元的“悦花越有”特大互联网传销案。5月下旬,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悦花越有”公司高管刘玉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亿元;张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60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互联网传销组织利用党校、知名会议和部分干部、名人等的影响力,为其非法活动背书,既消费了党和政府以及公众人物的公信力,又增强了对群众的诱惑力和欺骗性,已成为当前互联网传销迅速蔓延的重要手段。


傍名人


参与或举办承办有知名人士、公众人物到场的大型活动,并大肆宣传。例如,“悦花越有”扩大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请名人参加其主办的活动。


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悦花越有”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某次会议上,某公众人物到会主持,并逐一念出到场的已退休或仍在职的政府官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职务和名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悦花越有”的一次公开宣传中,其组织头目刘玉龙作为某研讨会的与会专家之一,与干部、学者一起探讨,主题涉及“互联网消费金融与欺诈”等。


基层办案民警反映,尽管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对领导干部言行已经有了规范,但在一些不法活动中,仍有领导干部等公众人物被利用,为不法分子取得群众的信任提供了背书,也为办案带来难度。


拿“大奖”


运用手段,在有公众人物参与、由社会机构组织的评选活动中获奖,为其扩大影响力提供支撑。“悦花越有”在宣传其获得“2017中国最佳商业模式创新奖”“2017中国最具投资价值创业创富诚信平台”等奖项时,特别突出出席这些活动的多位退休干部。


记者注意到,尽管在这些活动中,“悦花越有”只是众多获奖企业之一,但其仍将出席活动的重要人士名单与其获奖信息一并宣传,给公众造成其“得到有关部门认可”的假象。


贴洋金


宣称参加或出席国家间重要会议或国际组织会议,虚构影响力。2018年5月,广州警方侦破“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案,涉及人员众多、涉案资金巨大。“云联惠”曾在网络等不同渠道宣称:其头目黄明“受邀”参加“中国—澳大利亚经贸合作论坛”系列活动,并晒出其在会场的图片。此外,该组织还宣称“受邀”出席2017两岸经济论坛,并在网络上张贴黄明与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的合影。


再如,“悦花越有”宣称,其公司总经理张勇参加了“2017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为亚太经济发展增添一份中国力量”。


蹭名地


借助承办活动场所的严肃性,企图洗脱非法嫌疑。“云联惠”网络相关博客显示,2016年5月,来自大江南北的客户商家聚集南方某市委党校,参加“云联惠商学院第一期培训班”,党校领导出席讲话。该博客特意写明党校的职能定位,并以此宣介该非法组织“为公民效劳,紧跟党的路线的决心”。


山东警方2016年破获的会员层级多达253层的“百川币”特大网络传销团伙,也曾在中部省份一地级市市委党校举办“百川世界互联网峰会”。


一名参与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件的民警说,传销组织之所以选择党校等严肃场所举办活动,目的在于向群众传递其得到党政部门认可的信息,误导群众。


当“明星”


借助网络宣传,传销组织头目自我炒作,以上镜头、登报纸等方式进一步向群众灌输其“行为合法”的潜在认知。在网络流传的一段近6分钟的宣传视频中,“云联惠”宣称有来自世界19个国家的驻华使节出席《云联商业大系统》研讨会。会议背景墙上贴着包括中国在内的20个国家的国旗。


“悦花越有”在其公开宣传中,突出展示其主要头目刘玉龙接受媒体采访的信息,并发布其承办的一些有知名专家学者等参加的活动被媒体报道的视频。


戴光环


通过向慈善组织捐款、投身公益事业等行为,伪造社会责任感光环。警方调查发现,“悦花越有”利用敛聚的非法资金兴办慈善活动。北京市红十字会官方网站的捐款公示栏显示,2018年4月4日,“悦花越有”向北京市红十字会捐款1亿元。


记者在“悦花越有”的一份宣传材料中看到,其组织相关人员在陕西考察调研精准扶贫、向四川九寨沟爱心捐款等投身社会公益事业的新闻报道截图。


扯大旗


以创新为名义,恶意歪曲国家政策,营造其行为名正言顺的假象。警方调查发现,“悦花越有”打着发展区块链技术、互联网金融创新等旗号,将国家相关政策表述、领导人讲话等断章取义,拼接到推介材料中,并通过网站、微信、培训会、集体授课等方式吸引公众参与,使其会员人数以裂变式迅猛扩张。


该组织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竟有一些参与者质问警方:“这么符合国家政策的好商业模式,为什么要抓他们?”警方认为,这种传销扭曲了参与者的思维方式。


穿“马甲”


花钱请律师出具意见书,为其行为穿上合法的“马甲”。记者调查发现,“悦花越有”聘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为其提供的法律意见书中竟说,“‘悦花越有’商城并不是传销,而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营运模式不违反刑法等法律规定,是合法的”。


“悦花越有”案办案民警说,“悦花越有”是一个典型的打着商业模式创新的旗号,通过各种宣传手段和从事慈善活动为自己“洗白镀金”的传销组织。“这一组织利用高额返利诱惑群众,又借助这些手段使其极具欺骗性,群众很难辨别,危害性更大”。


买服务


购买具备高级加密功能的云存储服务器藏匿证据。侦破“悦花越有”案的山东滨州沾化警方介绍,“悦花越有”至少租赁了250个云服务器,为其非法传销平台提供数据支持,并购买了所有的高级加密手段用以存储相关数据。这些数据是警方侦破此案的核心证据。


办案民警说,解锁一个服务器至少需要10天,全部解锁需要近7年时间,而且一旦服务器租赁到期又未及时续费,相关证据将全部灭失。“如果不是及时抓获了掌握密码的犯罪嫌疑人,且其愿意配合警方工作,我们就必须花费几百万元继续租赁服务器。”


玩“虚拟”


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躲避监管,利用虚拟货币转移资产。警方调查发现,“悦花越有”名下多个第三方支付账户资金流水惊人。2017年10月27日到2018年7月3日,其在“快钱”的一个账户,收入近144亿元。


办案民警称,“悦花越有”有上百名财务人员,分别负责不同的资金账户,其中多数传销资金通过十几个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一些第三方平台配合警方工作不积极,在警方调取数据前,不法分子已将资金转走。


此外,不法分子用虚拟货币隐匿赃款,向海外转移巨额资金。刘玉龙向警方供述,他通过一家美国网站花费15亿元购买USDT(美元代币)后,再购入比特币、莱特币等数种虚拟货币。“除非不法分子主动交代,且配合警方,否则,警方现有手段无法追回赃款。犯罪分子服刑结束后依然可掌握巨额财富。”办案民警表示。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