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微商动态> 【关注】微商行业需要规范,景甜代言化妆品麦吉丽多级代理引争议

【关注】微商行业需要规范,景甜代言化妆品麦吉丽多级代理引争议

来源: 华牛财经    2019-08-22 12:10:45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159
  


反传销之窗网发布:如今的微信,诚然已经不是“屌丝族”的小打小闹,品牌企业对它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并且有不少卖家通过朋友圈代购、分享、刷屏赚到了不菲的报酬,不过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对“微商”的质疑。


“微商”至今还没有权威的定义,不管是朋友圈刷屏的卖家、还是品牌的微信代理商,抑或是自媒体发展起来的微信卖家,我们一般都统称为“微商”。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微信朋友圈”为首的微商日渐兴起。微商符合移动互联和社群经济的趋势,充满活力,但发展乱象丛生,充满挑战。


近年来,微商的崛起,也造成了国货护肤品美妆风生水起,其中,以高端的国货护肤品自居的微商品牌“麦吉丽”,发展至今虽短短五年,但其宣传铺遍各地,各大明星为其背书,加之席天卷地的广告攻势,一时之间,让不少人都成了这个品牌的裙下之臣。


多级代理引争议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省麦吉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现代型护肤品公司,是香港麦吉丽国际护肤品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授权的品牌总经销商,2014年4月,中国香港方面授权湖北省麦吉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大陆总经销。

而这番运作的背后,促使麦吉丽有如今这副繁花盛景的灵魂人物当然在此不得不提,她就是作为湖北省麦吉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掌舵人,人称“米总”的品牌创始人郭苗。另外与之关联的企业还有上海麦吉丽日用品有限公司、麦吉丽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米儿实业有限公司,经查,这三家公司的实缴资金都是0元。

麦吉丽一位经销商向记者介绍,麦吉丽的运营模式是微商代理,代理级别分为六级,特约经销商首批货款为3,000元,保证金1,000元;分销商首批货款8,000元,保证金1,000元;市级代理首批贷款32,000元,保证金3,000元;一级代理首批货款150,000元,保证金10,000元。“再往上还有700,000元的2,600,000元的,目前最多就是150,000元的代理,再往上要接受公司考核才可以,必须要有多少代理,每月必须要完成多少销售任务才可以。


有人通过微商麦吉丽赚得盆满钵满,但在底层,却有更多的代理们在叫苦不迭,因此,市场上的乱象层出不穷。


景甜等明星背书



2018年3月27日消息,麦吉丽在其产品战略研发的道路一直没有停过。在完成了马苏成为其品牌代言人之后,旗下刚刚推出的胶原蛋白果味饮品则请到国内被誉为“氧气女神”的景甜成为其产品形像代言人。

而景甜本人也表示,麦吉丽新一代胶原蛋白果味饮品主打由内养外,保湿抗糖化,使肌肤更年轻的功效。自己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尝试之后,才决定担任这款产品的形像代言。


关于明星为微商代言,有知情人士称,明星发微博推广护肤品都是收费的,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一般拍完产品照就扔垃圾桶里,明星们根本不敢用微商的产品。微博会保留一定的时间,过了约定时间后会删除,毕竟明星也不想哪天被翻出来打脸。



成分存疑


2018年9月,麦吉丽被告上法庭,原因是涉案产品使用禁用成分典丙炔丁基氨甲酸酯,不符合化妆品强制安全标准。所以,在天猫平台麦吉丽公司经营的店铺“麦吉丽旗舰店”以每盒2800元的价格购买66盒“麦吉丽素颜三部曲”的消费者张某将麦吉丽公司告上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虽然麦吉丽旗下有30多款产品,但炒得最火的还是麦吉丽三部曲,三部曲里有三款产品,除了上文提到的青春浓缩精华素外,还有平衡水和贵妇美颜膏。


对于“素颜三部曲”中关于青春浓缩精华素产品的成分,其官网对其成分的表述并不一致,与备案信息中的成分大相径庭,“红花百合花蜜”、“BFGF生长因子”都不属于备案成分,曾有媒体对此虚假宣传行为进行过曝光。

此外,部分麦吉丽化妆品中所含有基因级抗衰力BFGF生长因子也尤为值得注意,据业内人士介绍,BFGF早在2004年就已经成为国家一类新药,化妆品厂是不能生产和分装的。


关于麦吉丽产品的使用体验也是人各有异,除了代理商清一色的软文霸屏外,“激素脸”则成为了另外一些代理商的直观感受,有网友怀疑,“添加激素的护肤品功能会特别显著,但一旦停用就会反弹”。


总结

微商的创业成本低,但在这一领域并不适合人人创业,多数的创业者其实也根本没有挣到钱。唯一的区别在于,没有挣到钱的创业者,并不会像传统代理商时代那样,大量压货,损失严重。大不了只是将产品自己消费或有少量存货损耗。从本质上讲,微商时代无论迭代到什么时候,还是处于头部的总代理商或是合作方在挣钱。作为长尾的消费者或者说是微商,永远只能活在金字塔的底部。


越来越多的微商品牌的兴起,为更多的创业者带来了幸与不幸,《电商法》在不久前的出台,或许会成为国内微商乱象得以净化的一剂良药。


以蒙牛、立白、云南白药等为代表的传统知名品牌进驻微商。这些传统知名品牌通过多年的品牌传播,早已有了相当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改变了广大用户对微商销售的产品“高价低质”的坏印象,可以说,比起新品牌,传统知名品牌更容易让消费者认可。【来源:华牛财经】




打传新闻:郴州侦破部督“五行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



传销组织内部分工合作,组织严明,发展会员规模庞大,涉及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仅5个月就在全国疯狂发展会员40余万人;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2名,冻结账号593个,涉案金额17亿元。截止目前,先后有10名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该案主犯宋密秋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一千万零五千元。8月19日,湖南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部督“五行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侦破详情。

据悉,该案是2018年公安部公布的全国十大涉众型经济犯罪典型案件之一,是建国以来郴州市公安机关侦办的涉案人员最多、涉案地域最广、涉案资金量最大、侦办难度最高、侦办效果最好的一起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该案的成功侦破,得到了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省、市各级领导的充分肯定,被评为湖南省公安机关侦办重大经济犯罪案件一级精品案件。


传销团伙组织严明疯狂扩展

据郴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张军介绍,以宋密秋为首的犯罪团伙于2013年创建“云数贸”传销组织,因被全国多地公安机关打击处理,宋密秋偷渡逃往泰国,后被泰国警方抓获并判刑入狱。宋密秋在泰国监狱服刑期间,仍遥控指挥其在国内的团伙骨干成员继续发展五化联盟、云讯通、建业联盟等十余个传销下级组织。

2016年12月,宋密秋在泰国出狱后,伙同他人设计了新的“五行币”传销模式,并要求其它传销分支组织全部推广“五行币”传销模式。“五行币”在推广过程中未开网,会员注册不通过网上注册,仍是依托原“云数贸”传销组织人员群体基础层层发展下线会员,并由推荐人手工记录会员个人信息或者将会员推荐关系层层上报,按推荐关系排列会员之间上下层级关系。 

“五行币”传销组织是按照“Y、S、M”级别的模式来发展会员,其中Y级会员入会费是500元,S级会员入会费是2500元,M级会员入会费是5000元,要求主推M级会员,以双轨制方式发展会员,拉人头入会。


发展会员可以有两项收益:一是现金收益。该组织规定每发展一名M级会员给推荐会员10%的直推奖(500元),给M级别的会员赠送一枚10克的有张健(即宋密秋)头像的五行纪念金币;发展200名会员的团队给团队长奖励人民币1万元,给团队奖励人民币15万元的“宝马奖”,再由团队长按下级会员的业绩分发给会员,达到发展会员层层返利的目的;发展5000名会员的团队长或者在推广“五行币”活动中有重大贡献的上层管理、工作人员给予1公斤黄金的“金砖奖”(实际操作大多是奖励人民币20万元)。


二是虚拟货币收益。发展会员按照双轨制排列,承诺入会会员在“五行币”网开网后按照会员级别(会费数目)配置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以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随着会员发展总量增加,数字货币随之增值,每增加50万交易量(及发展100名M级会员)就增值10%。经过五次增值后,数字货币即可以到公司兑换成为电子货币,之后可以在网上交易,兑换为现金。动态收益即发展会员便有对碰奖25%的电子币,按照双轨制,层层对碰,无限替代;同时规定每个会员每天对碰奖不超过5000元电子币。电子币在开网后,可以在网上交易兑现成为现金。

为强化管理,宋密秋对“五行币”传销组织实行分部门化管理,把整个“五行币”传销组织分为市场推广团队、金币生产制作团队、财务团队、宣传讲师团队、后台技术团队、法律顾问团队等六大团队,其中的市场推广团队以大团队带小团队的方式进行层层管理。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传销团伙组织成员分工明确,以宋密秋为最高层领导者、创立者、决策者,下一级由杨某华和李某志负责“金币”制作及收取会员费,其中与宋密秋约定好每枚金币的结算成本价3090元,除去会员的奖励提成,每发展一名M级会员宋密秋获利610元;由崔某平、刘某圣、李某负责国内“五行币”的市场推广,三人系“五行币”市场推广团队的管理层,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共计发展成立了103个团队;为了夸大宣传,宋密秋还从“云数贸”会员中特意挑选口才较好的会员张某峰担任宣传讲师团团长,由其负责宣传讲师团队的组建;每天,宋密秋的女友郑某慧(马来西亚人)和张某等人负责与杨某华、李某志通过微信,将收到的会员费和赠送的金币数量进行对账,另按照宋密秋的指挥和授意依照层级顺序形成上下层级关系。

多警种合成作战显威力 


2017年6月5日,公安部、湖南省公安厅将“五行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指定由郴州市公安局侦办。同一天,湖南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指挥部。6月6日,郴州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工作专班,由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军担任指挥长,从经侦支队、网技支队、巡特警支队、各县(市、区)公安(分)局抽调民警100余人组成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办工作。张军对专案侦办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坚决落实部、厅的决定,务必将此案办成铁案。

为了迅速打开案件突破口,专案组民警迎难而上,从各侦查实战部门抽调100余名警力先后奔赴北京、上海、广东、内蒙古、吉林、山东、四川、重庆、浙江、海南、湖北、广东、福建等30个省、市、自治区开展抓捕和调查取证工作,行程合计3万余公里,一举抓获该犯罪团伙成员52人,其中核心成员10人,骨干分子42人,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达2.5亿元,扣押大量涉案传销道具五行金币共计397枚(每枚重量10克)、金砖8块(合计重量2000克)、金表2块、金元宝358个(每个重约5克)、黄金胸针3枚、其他黄金物饰品25个,扣押大量涉案电脑、手机、银行卡等。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落网以及相关资金、物品的查获,让专案组迅速掌握了案件主动权,为该案成功侦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五行币”传销组织多次被国内多地公安机关打击处理,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为了迷惑侦查,逃避打击,该传销组织采取了一系列的非常规手段:首先,“五行币”传销组织主要策划者宋密秋一直盘踞海外,通过建立跨地域、多层次的网络传销组织体系,遥控指挥实施传销活动;其次,该传销组织在制定传销模式时,把传销传统的拉人头收取费用的形式,设计成买卖“五行金币”的假象,骗取参与者投入资金加入会员;再次,该传销团伙抛弃传统传销运用网站和网络平台登记会员的方式,改为利用微信等新兴平台发展会员,并用推荐人手工记录会员个人信息和会员推荐关系掩盖传销层级关系。其犯罪手段更为隐蔽、传播速度更为迅速、传播范围更为广泛。

面对犯罪份子设置的重重障碍,专案指挥部多次部署研判案情,结合案件实际情况,转变侦办思路,牢固树立法律意识、经营意识、信息意识、证据意识,改变传统“简单分散”的做法,采取“主动、全面侦控”的战法,不断破解案件在侦办过程中遇到的难题。专案组通过外调取证、资金查控、电子证据收集研判等手段,结合审讯、司法审计等传统的侦查模式,查清了整个“五行币”传销网络的犯罪组织体系和犯罪事实。

由于此案的复杂性、特殊性,单靠现代化技术手段或传统的侦查方式是显然行不通的。为此,办案民警一方面大量采用走访调查、摸底排查、跟踪蹲守等传统的侦查手法,查清了“五行币”传销组织的人员组织架构;另一方面大量使用了多种新型作战平台和软件为专案侦办工作服务,有效查清了人员架构、资金流向等关键性信息。通过传统手段和新型手段相结合的方法,有效整合了侦查资源,极大提升了侦查效能。在两年多的侦查办案过程中,专案组民警行程3万余公里,查询银行账户5000余个,询问证人近千人次,收集各类证据材料装订卷宗400余本,为案件的成功侦破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