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异地传销> ​【防传】听信“投资”7万可赚千万父亲身陷传销,儿子卧底营救

​【防传】听信“投资”7万可赚千万父亲身陷传销,儿子卧底营救

来源: 三湘都市报    2019-06-20 23:22:00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137
  

反传销之窗网发布:为了救父辞掉工作卧底传销组织3个月,在对父亲“反洗脑”未成功后,无奈之下只能向三湘都市报及相关职能部门求助。

6月初,来自南昌的程峰向本报记者求助,称父亲在长沙陷入了传销组织,正做着赚1040万元的发财梦。为了救父,他辞掉工作卧底传销组织3个月,在对父亲“反洗脑”未成功后,无奈之下只能向三湘都市报及相关职能部门求助。


6月17日,记者跟随程峰一起,救出他的父亲。令人惋惜的是,其父深陷其中难自拔,程峰无奈现场哭喊“我为什么要卧底,是害怕失去你!”,试图感化对方。最终,换来的却是沉默与转身......


卧底:父亲拿走积蓄去“投资”,儿子两次营救


老程和儿子一起被带离传销窝点。 杨洁规摄


程峰今年28岁,家中除了父亲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弟弟。生活发生变故前,50岁的父亲老程在南昌当地工地带班,月收入近两万。程峰在工厂当工人,工资一个月5000元左右,一家人日子过得安稳平静。2017年初,母亲过世后不久,父亲老程突然宣称,自己手中有个特别赚钱的绿化项目,一年可赚一两百万。


也就是在2017年7月,父亲从家里拿走积蓄,称“投资”阳光工程可以赚上千万,还劝说程峰也跟着一起干。家人都觉得太不靠谱,几次劝阻均未成功,父亲坚持把钱都拿走了。这之后,父亲一直以各种理由向家里要钱。


“平常除了打电话要钱,也就过年才回家一趟。”为了一探究竟,了解父亲的“事业”,2018年6月,程峰只身来到长沙,没能把老程带回家。


今年3月,程峰把心一横,索性辞职,再次来到长沙。交了69800元,与父亲一同参与这个神秘项目--“1040阳光工程”。新“入职”的程峰并未能跟父亲分在一组,被安置在岳麓区滨江海棠湾小区,而老程则住在相聚不到一公里的谷山乐园小区。


通过3个月卧底,程峰发现,所谓的阳光工程,实际上更像是传销。期间,他也从未放弃过劝说父亲离开组织,跟他回家。


“我在里面也劝了,真的劝不动他,只好向媒体求助,希望能把他带回家。”6月初,多番努力无效的程峰找到本报,希望记者能帮他一起营救父亲。


 暗访:人人自称在做“大生意”,实为传销“1040工程”

执法人员搜出的涉传资料。 杨洁规摄


6月15日,经过一番准备,三湘都市报记者以程峰外地朋友的身份来到其住处。与想象中传销窝点杂乱拥挤的场景不通,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只住了3人。记者入住后,还专门单独安排了一间房给记者,另外两名女士挤在同一间内。每餐的伙食也不错,有排骨、鸡肉,还配有水果和零食。程峰偷偷告诉记者,“公司”有个“潜规则”,谁发展的下线,由谁出资招待。也就是说记者的招待费用,都是程峰自己掏的腰包。


看到有新人的到来,大家都非常热情,主动提出带记者到长沙各个地方游玩。出游期间,不断有人暗示自己所做的生意很赚钱,但一旦记者问及具体做什么生意时,全都支支吾吾不愿多说。


记者暗访的几天内留意到,组织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几人一组合租在长沙不同的多个小区内,彼此之间以“家人”自称,且生活非常规律,有严格的作息时间与分工,每个人都自称在做“大生意”。

他们口中所谓的“生意”,就是每天前往不同小区相互拜访,讨论如何拉人头做“1040工程”。


“我和父亲都交了69800元,认了21份,不控制人身自由,可以和外界联系。”程峰告诉记者,卧底3个月,摸清了基本“套路”。入伙时,先交69800元,购买21份,没份3800元的份额,入伙次月,“组织”退还19000元。后面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到28人的时候,即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


至于如何通过69800元的投资,成功实现1040万元的收益,程峰说,他至今没真正搞清楚其中的计算方式,“很复杂,估计只有到了老总这一级,才会真正明白。

 营救:现场发现大量涉传资料,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执法人员在房间里搜出的信用卡和POS机。杨洁规摄

6月17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同程峰一起将情况反映至岳麓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观沙岭监管所,执法人员很快来到了程峰父亲的居住地,并将房间内的几名人员控制了起来。


“我刚过来几天,这是朋友家。”面对突然到访的执法人员,老程显得有些错愕,一直强调自己只是在长沙找工作。谎言张口就来,显然早有准备。但是,执法人员很快就在房间内发现了笔记、简历等涉传资料、十余张信用卡和三台POS机。


“从查获的资料来看,这就是个传销窝点。”岳麓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观沙岭监管所工作人员介绍说,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对涉传人员,第一次进行批评教育,第二次再被查的话,就会根据情况进行处理,也会通知房主,不能再把房子租给他们。”


执法人员当场收缴了涉传资料及信用卡等,“会批评教育嫌参与传销的,也会遣返他们,还会通知房主,让他们不再继续住在这里。”


现场,程峰也将自己掌握的21处窝点告诉了岳麓区市场监管局。


目前,执法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对话)“我为什么要卧底,是害怕失去你”


将老程带离居住的地方后,老程的表现一直很冷淡。 


“我为什么愿意卧底,我承认我胆小怕事,我是害怕失去你,害怕你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为什么愿意把钱交上去,就是怕你去拉人,害了别人。”劝说一个多小时都不见效果后,程峰带着哭腔说出了这番话。


说话间,记者注意到,表情一直冷淡甚至带着一些气愤的老程,眼眶微微红了。但他仍坚称自己是在做绿化项目,极力否认加入了传销组织。父子两面对面的交谈持续了很久,老程最终答应愿意跟称峰回南昌。


原本以为最终是一个完美的结局。然而,截至发稿时,程峰给记者打来电话,称父亲最终还是没有同他一起回南昌,又返回了传销窝点,“我不会放弃,一定要让父亲清醒过来,带他回家。”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