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吉林粒白生物“一吃白”与北京德世久“一吃黑”为何同路不同命?

吉林粒白生物“一吃白”与北京德世久“一吃黑”为何同路不同命?

来源: 社交财经    2020-02-09 19:17:34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139
  

反传销之窗网发布:今年1月2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刘国芬与陈佩君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一文,该裁定书显示,2018年11月份,刘国芬汇给被告252000元,委托陈佩君购买美白健康产品“一吃白”。被告陈佩君宣传该产品由人民保险公司承保,纯珍贵植物提取,男女老幼皆可放心食用,并承诺一个月内送货上门。后经原告刘国芬多次催讨,被告既未送货也未返还货款。

至于为什么不能及时发货?被告陈佩君答辩称公司被公安机关查封。

看上去是普通的合同纠纷案,怎么会被公安机关查封呢?

该裁定书还显示,以案外人张要超为首的非法传销组织,通过成立吉林省粒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一吃白”产品,依托开办商学院进行培训洗脑,采取人拉人、多级销售模式和逐层级提成、分红等奖励机制,驱动入会人员发展下线获取非法利益。

张要超是谁?“一吃白”公司为何被公安机关查封?

高端产品“一吃白”


2018年9月7日,吉林省粒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中国农科院吉林生物技术研究所在长春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双方就目前引爆国内美白瘦身市场的黑科技高端产品《一吃白》达成战略合作,在国家生物技术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农科院吉林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郝东云教授及其研发团队带领下,携手深度研发《一吃白》二代、三代后续产品。

发布会上,粒白生物同时宣布《一吃白》产品全国正式上市!

提到“一吃白”产品,公司市场人员可谓是信心满满地表示,“一吃白”历时三年艰苦研发,成功推出集美白、塑身、排毒等功能为一体的高端产品。产品市场试行期,以其“美白、排毒、塑身” 和“绿色、安全、功能性”等核心特征,全面引发国内爱美人士朋友圈竞相追逐。

除了能够排毒美白之外,“一吃白”还能“醒酒、提神、抗疲劳”,但是如此老少皆宜的神奇产品,对外宣传仅仅通过了CMA(中国计量认证)认证权威检测以及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全程产品质量承保。

但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特殊食品里面并没有“一吃白”具备功效的信息。



企查查显示,吉林省粒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存续)法定代表人是苏耕,而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是张要超。

涉嫌传销被公安查封

2019年3月28日,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长春市公安局双阳分局北山路派出所和奢岭派出所一举打掉1个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团伙,当场查获涉嫌传销的违法人员600余名,7名涉嫌传销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据了解,公安机关相继在工作中发现销售吉林省粒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产品——“一吃白”的涉嫌传销犯罪线索。双阳区分局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经过侦控查证,锁定了以张某超为首的传销组织,通过成立吉林省粒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一吃白”产品,依托开办“商学院”进行培训洗脑,采取人拉人、多级销售模式和逐层级提成、分红等奖励机制,驱使入会人员发展下线获取非法利益。

经审查,其中128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目前,以张某超为首的9名骨干成员已被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对其余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正在提请逮捕起诉过程中。


那么,一吃白之所以涉嫌传销,在于其奖金制度。据了解,“一吃白”全国零售价格180元一盒,成为总代理享受价格90元一盒,推荐一名总代理10%推荐奖金(提现T+1到账);销售精英奖,获得公司当月全国销售额0.5%加权分红,月度复销量全国前20名;


合伙人分红奖,享受公司当月销售总额的5%平均分红;合伙人达成条件,自己成为总代理;

至少直接推荐2名总代理,直接推荐总代A朋友旗下需要推荐至少8名总代理,直接推荐总代B朋友旗下需要推荐至少9名总代理;




团队领导奖,根据月销售额确定奖金比例,减去每个团队奖金比例。

“一吃白”与“一吃黑”同路不同命



提到“一吃白”,不经令人想起了曾经风靡中国的“黑旋风”北京德世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吃黑”。2017年,“一吃黑”各种宣传以及体验后带来神奇效果的小视频、软文铺天盖地,照片也格外引人注目。

随后,2017年初,北京德世久(一吃黑)涉嫌传销被荆门工商查处;2017年7月25日,蒙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据群众举报,与公安机关同时对当事人涉嫌网络传销行为立案调查,先后查询银行账户43个,向法院申请对涉案的4个银行账户的近5100万元财产保全。

2017年9月20日,蒙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当事人下达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罚款20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2018年3月16日,当事人对财产保全措施和处罚决定向蒙阴县人民法院提起两个行政诉讼,后于7月10日申请撤诉。

然而遭到各地方监管部门打击的“一吃黑”并没有彻底灭亡,相反,“一吃白”却被公安部门查获,等待张要超等人的很可能是牢狱之灾。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