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中国传销七宗“最” 随便一条都很瘆人

中国传销七宗“最” 随便一条都很瘆人

来源: 浙江经侦    2020-04-10 18:20:24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213
  


传销产生于二战后期的美国

成型于战后的日本

上世纪九十年代传入中国


发展至今日

传销已经从当初

较原始的暴力传销

逐渐演化生发多种

依托于网络、迷惑性更强的新型传销


今天经侦君就要为大家揭露


中国传销

七宗"最"


一宗 

    


大家可能对

李文星陷入传销致死案

并不陌生

与之相关的就是臭名昭著的

蝶贝蕾传销


这类传销以产品为噱头

挂羊头,卖狗肉

用销售护肤品、保健品、日用品等名义

发展下线

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瓜分下线缴纳的入门费


这种以产品为道具

实则是拉人头的传销

道具型传销

也是起源最早的传销类型


李文星 ▷

◁ 蝶贝蕾


李文星,1994年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毕业于东北大学。2017年,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疑遭遇 “李鬼”公司,深陷传销。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水坑里发现。


李文星死亡的背后,是一个运作长达11年、规模庞大的老牌传销“蝶贝蕾”。该组织成员在BOSS直聘上假冒招聘单位,诱骗李文星来天津,后将其控制,洗脑纳入传销组织。


自2005年开始,“蝶贝蕾”的一些团伙,开始加盟贵州虹跃集团的一家下属公司—贵州虹跃药业有限公司,披起了“合法”的外衣。


“蝶贝蕾”组织,等级森严。成员待的地方被称作“家”,接收求职简历和让员工面试的职位叫做“网上”,从最底层的“帅哥、美女”、新老板、小扛、大扛到大导五个级别,小扛才可以发展下线邀约新人,而一般能出去接人回“家”的都是高身价的小扛,他们在组织中投入大量自己的钱购买产品,不会跑。


“蝶贝蕾”培训人员称其赚的是60%的中间环节费,但是拉来的每个下线2900元的60%,挣的其实就是“自己人”的钱。工资的计算按照拉多少下线给多少钱,层层剥皮。


2006年6月,“蝶蓓蕾”传销组织就已被破获,涉案者50余万人,涉案金额20亿元之巨,犯罪嫌疑人遍布全国30多个城市,成为迄今为止中国破获的最大传销案。


2017年7月底,天津警方抓获蝶贝蕾传销高层人员7名、传销骨干25名,缴获、冻结赃款100余万元。此举成功将盘踞在静海的蝶贝蕾传销连根拔起。







二宗 

    


最典型的是1040工程传销案

这类传销资本运作、西部大开发等为名

打着政府背景、有国家扶持等幌子虚假宣传

连锁加盟、投资开发等手段

或者考察、旅游、加盟、建立工作站等方式

谋布的传销骗局


所谓”工程“ ▷

◁ 所谓”收益“


1040”阳光工程“,这个“全国连锁”的传销组织,从2007年开始,南宁、武汉、合肥、贵阳等地就有这个组织的成员在活动,甚至还建了个官方网站。


例如在广西北海,绝大多数从外地来的“淘金客”,都是被这里一种叫“资本运作”的项目吸引而来。在当地,这个项目还有另外一种颇显气魄的称谓:1040工程。


他们“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入伙时先交69800元,购买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额,入伙次月,“组织”会退19000元,实际出资额即为50800元。然后你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到29人的时候,即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就从“组织”里出局,完成“资本运作”。这样“空手套白狼”,最终赚到1040万元,所谓“1040阳光工程”也因此得名。


传销组织蛊惑人心的方法,是让成员相信,这个项目实际是由中央操盘,在北部湾布局,暗中实施的一个“国家秘密政策”,目的是利用该项目为北部湾吸聚资金,带动北部湾的经济发展,实现中国经济增长的第四极。为了说明地方政府对北海“资本运作”是暗地保护的,对媒体每次报道打击传销的行动,说成“这是国家在调控,假装打击,吓跑那些胆小的,也是为了保护更大的团队”。


2011年1月11日,陈志愿、陈志敏及其体系内主要成员19人,在合肥某酒店召开会议时,被公安机关一举查获。

2014年,这个组织辗转到了诸暨,没几个月,就被警方盯上了。2015年02月10日,“1040阳光工程”在诸暨的一家咖啡馆里开了一场年会,十几位区域老总都来了,可没等年会结束,这十几号人就被诸暨警方一锅端。







三宗 

    


善心汇这类

打着慈善救助、爱心互助为幌子而进行的传销

虽然以善的名义

却来者不善


他们号称自己有官方背景

披着伪慈善外衣

“做慈善事业,筑和谐家园”

“爱心资助贫困学子”等形式

大玩“资金互助”游戏

以爱之名

欺骗善良的群众上当受骗

是最无耻的传销


四处宣传”善行“ ▷

◁ 冒充官方


2016年5月以来,张天明等人通过搭建“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平台,大肆发展会员。截至案发,善心汇共有500多万会员,遍布全国31个省区市,涉案金额数百亿元,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特大涉嫌传销组织。


”拿你的身份证拍照,注册成为善心汇的会员,花300元的价格,从推荐人那买下一颗“善种子”激活会员账号,从此,你就可以“不劳而获”,取得高回报的收益,最高月回报达50%。“这就是”善心汇“标榜的简单而美好的赚钱方式。


”善心汇“的实质,其实是组织者张天明建了个资金互助盘,让别人进来玩,他从中抽成,会员之间互相打款,输赢与他无关,如果没有新的会员进来,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典型的击鼓传花。


在发展传销团队的同时,张天明还有一个重要的催眠并吸纳会员手段:伪装成慈善家、少量做善事、大肆虚假宣传。


周一至周五每晚八点半,张天明都会在微信群做慈善直播分享,分享善的文化,鼓励大家去做慈善,利用人性向善的特点,让人以为他真正是在做善事。


他把善心汇包装成扶贫济困、民族大业的事情。比如进行慈善捐款,接受媒体采访,提高善心汇品牌的曝光度,包装自己的慈善形象,去全国各地考察一些贫困山村,收购入股一些濒临倒闭的产品和企业。


然而事实上,张天明的大部分宣传是虚假的。比如会员中广为传播一张图片,2017年5月善心汇捐助湖南湘西花垣县一亿元支票,警方查实,根本不存在这样一张支票。其宣称在三亚槟榔谷有厂房、在昌江县有万亩椰林项目,全部是子虚乌有。张天明敛财获利达10余亿元,但实际捐助的钱财只占极少部分。







四宗 

    


这类传销

投资虚拟货币升值为噱头

借助于网络

电子商务为包装掩护

而进行的传销活动


比较典型的是五行币、克拉币等传销案

经侦君将在明天的推送中

对此类新型传销做详细分解





五宗 

    


“心未来”这类传销

打着电商或微商的旗号

依托网络商城

以少量商品为道具

消费返利、增值消费为诱饵

引诱会员加入

表面上很美好的“分享经济”

背地里全是套路


所谓”实体店“ ▷

◁ 所谓”实体店“


“心未来互联平台”成立于2015年6月26日,总部设在石家庄市新华区普天大厦。它以响应国家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为噱头,承诺加入的会员到其指定的“易国仓”或者“需求馆”购物消费可获得100%报销为诱饵,以拉人头的方式骗取会员加入,并将会员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虚拟币(E币)计酬和返利的依据,虚构经营项目及盈利前景,掩饰计酬、返利资金的真实来源等欺诈手段,骗取加入会员和供货商的财物。


为鼓励参加者大量发展会员,“心未来互联平台”从“合格会员”到“五星会员”共设有7个等级,每个会员等级都设置购买商品的单价限额以及虚拟币总量的限制,该公司经营模式中根本没有任何盈利点,所谓的多种盈利模式根本无法承担会员购物100%报销的支出和上层会员提成返利,资金流转完全来源于庞大的会员基数。


2016年10月,公安机关依法查处该犯罪团伙,抓获以犯罪嫌疑人杨某、景某夫妇为首的团伙成员36人。同时,对“心未来互联平台”传销组织设在石家庄市的2个公司运营总部、2个货品仓库和224家“需求馆”进行了查封,扣押了大量涉案物品,冻结涉案账户21个。







六宗 

    


“诚信买卖宝”这类金融互助传销

“资金盘”的俗称而扬名网络世界

号称打造互助共赢平台

参与人必须先舍后得

通过在平台上自助匹配

先为他人提供资金帮助

然后才能获得被别人帮助的资格


相比传统的产品传销

金融传销将传销的方向和设计点

集中于资本

大玩资金游戏和金钱刺激

让更多的参与者深陷其中、无法破局

是迷惑性较强的一种传销模式


分级拉下线▷

◁ 以资金迷惑


“投资1000元,每日利息1.5%,10天后连本带息一并打到你的银行卡上……诚信买卖宝是一个互助社区,人人都玩得起,人人都能获利……”短短3个多月,依靠这些诱人的广告,这个名为“诚信买卖宝”的网站就有注册会员90余万名,涉案金额数亿元。


该网站以虚拟的M包为交易对象,从其他会员手中买入M包,系统通过返还固定比例M包的形式产生利息,利息也叫静态收益。网站设定新人加入必须有会员推荐,推荐人层层发展新人加入作为自己的下线,下线每次交易,上线根据网站规定,获取相应比例提成的M包,称为领导奖,也叫动态收益。通过卖出M包,达到变现的目的。


有了丰厚的动态收益奖金激励机制,与之相比,静态收益显得微不足道,本质上仍然是靠拉人头进行计酬的返利模式。而平台本身不产生任何价值,参与者的收益全部来源于后来参与者的投入资金。







七宗 

    


星火草原、魔幻农庄这类传销

借助微信、手游等简单快捷的方式

互联网金融“游戏理财”的说法

结合在一起

谎称可以边“玩”边致富

最大的特点是加入门槛低

玩家之间通过扫二维码

加入游戏顺序

形成上下线关系

传染更迅速、蔓延更快


分级拉下线▷

◁ 以资金迷惑


2017年,一款名为“魔幻农庄”的游戏,涉及人数大约有30-40万,被骗金额高达2亿元。玩家分布于重庆、河南、浙江、广西、广东等各个省市,不乏大学生、个体户、公司老板、家庭主妇、保安不同阶层群体。


玩家登录游戏,系统扣除30元管理费后,自己的账号里拥有了300颗种子,”种植“一个月后,玩家会拥有699朵玫瑰花。除了最初的300朵玫瑰不可交易外,多余的399朵可以通过微信或支付宝卖给其他玩家或者游戏客服,每朵花价值1元人民币,这叫做静态收益


如果要赚更多的钱,还可以设法获取动态收益,那就是推荐其他人参与进来——直推1个用户奖励16个种子,满100个种子可以换90朵玫瑰花。


游戏中的收益本质是:虽然游戏中表现为玩家只能提取下一级的收益,但每一级玩家都通过对下一级“采蜜”来壮大自身基数,那么玩家的收益实际上是间接来源于其发展延伸的推荐线的最后一级,完全符合法定的传销犯罪要件。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中国传销七宗“最” 随便一条都很瘆人] 的评论
总共:0条 评论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