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账号    |    求助申请      我要投诉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揭露】“环球捕手”被封753天 变身“斑马会员”:2月赚5万 疑涉传销

【揭露】“环球捕手”被封753天 变身“斑马会员”:2月赚5万 疑涉传销

来源: 北京时间    2019-08-28 17:21:46   参与跟帖 0    浏览次数:154
  

反传销之窗网发布:近日,在各大社交电商平台上均有店铺的某品牌经销商王羽(化名)向时间财经透露, 2018年8月才成立的社交电商“斑马会员”(公司主体“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近期发展较快,从售货能力、用户数量等维度综合来看,目前,斑马会员在社交电商中的排名已经上升至第二名,仅次于已经在美股上市、市值144亿元的云集微店。

不过,《每日商报》等媒体报道称,斑马会员或涉嫌传销。会员K女士称其成为斑马会员不到两个月,就赚了5万多人民币,获利渠道多条,有的利益甚至穿透6级会员。此外,王羽表示,斑马会员之所以能在一年之内跻身社交电商老二的位置,与其特殊“身世”有关。

涉嫌传销?

官网信息显示,斑马会员是一个为会员提供衣、食、住、行、购、娱、大健康等全方位、高品质权益服务的平台。斑马会员方面告诉时间财经,截至目前斑马会员的注册用户(也就是V0级会员)数量已经超过5000万,V1级会员超过600万。

斑马会员APP显示,V1会员可享受购物省钱、分享赚钱等服务权益,并称“成为斑马会员,每年立省19268元”。

时间财经发现,斑马会员APP提示,积分达到300即可升级V1会员,并称购买指定商品可以快速获得积分,但在时间财经从中选中商品,进行购买时,却被要求填写“推荐人”ID。

《每日商报》报道称,只有拿到邀请码,购买399元或499元礼包,才能注册成为斑马会员,而这个邀请码来源于已经成为斑马会员的人。每邀请一个新会员,提供邀请码的人及其上家都能获取佣金。

斑马会员将用户分为多个等级,会员(店主)、服务商、优秀服务商等。如果提供邀请码的人是会员等级,可获得99.75元佣金,与此同时,其上家服务商也能收获99.75元的佣金。提供邀请码的人如果是服务商可获利199.5元佣金。

除了拉新佣金,还有其他赚钱方式。比如,会员(店主)如果推荐普通用户购物成功,也可以赚取差价。比如一瓶洗手液的会员价是29.66元,普通用户价是35元,会员(店主)可以赚取中间的差价5.34元。

会员卖出总额10000元的会员礼包,也就是拉进20-25个新人,就可以晋升为服务商。服务商比会员“赚钱”更容易:可获得下家购物省钱部分(标准价—会员价)的25%、团队会员购物省钱部分的20%……值得注意的是,团队会员的下线关系可以延伸无限级。也就是说,只要让团队会员及其下线购物,服务商每天躺着都能赚钱。

“你拉来25个人,这25个人拉会员裂变下去,千人的分裂团队很快就组建起来了。每个人给你每天贡献一块钱的话,一天的被动收益就有一千块钱了”,服务商K女士称。加入斑马会员不到两个月,K女士已经赚了5万多元,第一个月就赚了3万多。

《每日商报》认为,如果说前面这些获利方式还只是投机取巧,促使用户“杀熟”来牟获利益,那么还有一条收益管道就有严重涉嫌传销的嫌疑。

斑马会员里有一个斑马优选,这里面的商品佣金可以收取到向下的6级。简单说,她下面6个层级中任何一个会员购买或推荐其他人购买了斑马优选里的产品,K女士都可以拿到这个商品价格的5%,作为佣金。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斑马会员方面向时间财经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没有收到任何行政处罚。从中央到地方,公司多次参与政府部门组织的行业发展课题调研,地方监管部门也对公司经营活动保持日常监督与指导。公司各类经营资质、证照齐全,运营良好,也会根据公司的发展需要,规范和规划下属各分支机构间的法律关系。

“捕手”升级版?

企查查显示,斑马会员公司主体为“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迅兰”),杭州迅兰股东为张丽萍、黄云,实控人为张丽萍。但各种迹象表明,真正掌控杭州迅兰的可能另有其人。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8月22日斑马会员官方微博发一篇出名为《首届中国社交电商高峰论坛举行斑马会员迎来新里程碑》的文章,文章内容显示,代表斑马会员出席该高峰论坛的,是“斑马会员创始人李潇”。在i黑马、创业邦等创投媒体对斑马会员创始人的访谈中,接受采访的也是李潇。

时间财经对比发现,斑马会员创始人“李潇”,与2017年因疑涉传销被微信封禁的“环球捕手”(公司主体“杭州智品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CEO“李潇”,正是同一人。

不过,时间财经查阅发现,李潇在作为斑马会员创始人接受创投媒体采访时,几乎没有提及与环球捕手有关的信息。

斑马会员是否有意撇清与环球捕手的关系?对此,斑马会员方面未作回应。

经销商王羽称,斑马会员和环球捕手的主创团队是同一帮人,斑马会员是环球捕手的升级版。每日商报报道称,在环球捕手APP上,到处都有引导消费者下载斑马会员App的内容,比如斑马市集、斑马集市,以及“环球捕手已经全民升级,快去看看!”的浮窗,点击就会跳转斑马会员APP。

斑马会员方面向时间财经表示,环球捕手是购物APP,斑马会员是强调会员权益的平台,除购物之外,还覆盖出行、酒店、教育、医美等多项城市家庭服务类消费。两个产品品牌的运营方向公司内部有长远规划。

“捕手”往事

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媒体报道称,2016年4月上线的环球捕手,其微信公众号突然在2017年7月走红朋友圈。7月27日的环球捕手微信指数超过450万的高度,而同期某知名微信公号大V微信指数仅为 50万。公司宣传数据显示,平台上线5天日销售额就突破百万元,30天用户数破百万,第8个月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

不过,7月底,缔造了微商神话的环球捕手就被腾讯永久封号,原因是涉嫌传销。腾讯8月3日回复澎湃新闻称,“经用户举报,平台核实后发现,公众号‘环球捕手’涉及多级分销,目前平台已永久封禁账号,并且清退该账号绑定的微信支付商户号。”

环球捕手引发争议的,是其推广模式:通过在环球捕手上购买一定金额的零食,即可获得专属二维码成为代言人,代言人通过分享专属二维码吸纳新用户,交易成功后代言人和用户均可获得丰厚奖金,然后以此类推。

具体来说,首先个人需要缴纳299元的技术服务费,成为“分享达人”,然后每推荐新增一名分享达人,可获得100元奖励+直属用户购物返利5%-25%+注册大礼+自购返利5%-25%;当招募到分享达人的人数达到60名,就可以晋升为经理,可获得普通达人收益+团队所有分享达人收入20%;当招募到的分享达人的人数达到1000名,就晋升为总监,再享受相应的返利。

离开微信之后,环球捕手采用了新的推广模式,但依旧未能脱离“涉嫌传销”的窠臼。2018年6月,新京报报道称,从多位环球捕手“优秀服务商”处获得的一份会员制度文件显示,环球捕手分会员、服务商、优秀服务商三个等级。有律师认为,这份规则存在变相拉人头、团队计酬以及三级分销的行为,涉嫌传销。十余位捕手会员的情况显示,他们收入结构高度相似,“拉人头”带来的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七八成。

环球捕手商学院部门负责人“超人”称,环球捕手的会员制度不仅让用户数快速增长,也让商品的销售十分高效。他举例,30分钟卖50万斤大蒜,三个小时能卖150万斤芒果;一款老板抽油烟机,一天就销售了几千台。

与之呼应的是环球捕手快速增长的业绩数据。2018年6月,环球捕手方面最新数据显示,其用户数已突破3000万、会员数突破200万,2018年商品交易总额(GMV)计划突破100亿元。

2018年5月,李潇在回应环球捕手“涉嫌传销”质疑时称,三级分销是对现有模式的误读,现有模式仅存在一级分销。对于外界质疑的拉人头、团队计酬等涉嫌传销的行为,环球捕手方面当时也称,团队已经意识到问题,将尽快出台相应措施规范。

不过,就目前斑马会员面临的质疑来看,“相应措施规范”可能还不够有力。

也许,斑马会员只是不想走云集微店的老路。王羽向时间财经表示,据其了解,云集微店上市后逐步走向合规,随之而来的是售货能力等有所下降。原因是合规导致其内部“团队”管理人员收入减少,这些人员正在被“其他社交电商”提供的高收入吸引并外流。

快手“涉黑”?400万粉丝主播涉嫌拐卖女粉丝被捕 实为黑社会

谁敢再追网红?

网红主播涉嫌拐卖女粉丝,平台是否有错?

北京青年报8月24日报道称,从浙江绍兴市诸暨市公安局了解到,8月20日凌晨,知名直播平台网红“乞丐哥”高某在贵州被抓获。乞丐哥在短视频平台“快手”(公司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拥有400多万粉丝,自称半个小时直播就能赚20万元。

2018年6月,警方在调查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时发现,乞丐哥利用自己“网红”身份,接近陌生女孩,将她们拐卖至海南省、江西省等地。高某涉嫌多起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等案件,今年3月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被通缉途中,还在快手上直播

诸暨日报报道及快手、新浪微博等处资料显示,乞丐哥名为“高飞”,出生于1991年,贵州省榕江县人。

2018年6月,当时,在大唐派出所辖区发生了两起恶性聚众斗殴事件。诸暨市公安局扫黑办抓捕了以柏某为主的黑恶势力。在侦办该案件时,民警发现柏某还涉及拐卖妇女。经柏某交代,是其同乡、网红主播乞丐哥带他“入门”的。今年3月,诸暨警方将乞丐哥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据知情人士称,从今年5月开始,乞丐哥突然从快手上消失。8月9号,乞丐哥突然回归,发表作品,痛哭落泪,表示自己这半年来瘦了30斤。之所以颠沛流离这么久,就是为了看刚出生的孩子一面,只要抱一抱孩子就准备走了。


诸暨日报报道也称,在被通缉的过程中,乞丐哥仍不忘在快手上直播。后被问及被追逃时还继续直播的原因,乞丐哥说,网络上很多人觉得被追逃是他想要涨粉的借口,为了证实他没有骗粉丝,就算可能被警方追捕,他也要坚持直播。

正是从乞丐哥发出的视频中,民警发现孩子身上盖着的被子上写有“榕江县妇保院”的字样。而且视频里乞丐哥身后杂草丛生,民警判断乞丐哥可能在贵州老家,诸暨警方立即赶往贵州省榕江县八开镇。

到达后,民警在走访中发现,乞丐哥最近就在八开镇党央村的石蛙养殖基地。19日一早,14名民警,带着2条警犬,驱车前往石蛙养殖基地,于当晚将乞丐哥抓捕。8月20日凌晨,民警连夜将乞丐哥押回诸暨。

快手“网黑”时代的恶果

乞丐哥2015年进入直播领域,2016年凭借“约架”“砸兰博基尼”等直播视频在快手上迅速蹿红。快手人士方亮(化名)告诉时间财经,乞丐哥先后靠广州希尔顿酒店堵国际庄磊哥、珠海南屏砍澳门雷少、大战太原老葛等十场“战役”逐步收获了大量粉丝。

这种靠录制“挑衅”“约架”“打人”“聚众斗殴”等视频,制造噱头,吸引粉丝的操作方法,在当时的快手逐渐形成风潮。有网友称录制这类视频的主播为“网黑”,即网络黑社会。网黑主播们不断炒作制造出各种事件,第二天八卦主播开始评价这些事件,循环往复,带起一波又一波的关注热潮。

方亮提供的资料显示,与乞丐哥同期的、粉丝数量达到一定规模的网黑主播多达几十人。乞丐哥在广州希尔顿酒店堵的“国际庄磊哥”正是网黑鼻祖。

不过,无论是“约架”,还是“砸兰博基尼”,基本目的都是为了吸睛炒作、增加粉丝,真动手的不多。乞丐哥8月20日被捕后,在接受采访时承认“砸兰博基尼”实为一场表演,并未真砸。方亮称,与乞丐哥上演“大战”的某网黑主播,也被爆料是与乞丐哥谈好了价钱一起炒作。“大战”过后,该网黑主播一夜之间涨了五十多万粉丝。

方亮表示,网黑主播中的确有少数像乞丐哥这样的,是真黑社会。

因国际庄磊哥而起的快手网黑时代,也随着他被封禁,开始慢慢落下帷幕。2016年11月,网上爆料称,国际庄磊哥被二十几号人追砍,最终导致手下被打死,消息蔓延了整个快手,快手随后将国际庄磊哥的快手账号禁封。

时间财经梳理发现,与乞丐哥同期、粉丝数量达到一定规模的网黑主播名单中,到目前为止,35%的网黑主播快手ID已经被快手封禁,其中包括多个大网黑,多数在2018年被封禁。剩余未被封禁的主播,就其存放在快手主页的视频内容来看,多以模仿秀、脱口秀等为主。

不可否认的是,此次乞丐哥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案件,确为快手网黑时代酿成的恶果。如果快手加严对内容的审核,不任由乞丐哥以“约架”“斗殴”等手段吸引400多万粉丝,导致粉丝对其产生信任,也许就不会发生乞丐哥利用自己的“网红”身份,接近陌生女孩,发生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强迫卖淫的案件。

部分法律界人士向时间财经表示,根据相关法规,快手作为内容平台有责任对其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核,确保不包含暴力、涉黄等非法信息。尤其是涉及黑社会的内容,内容平台应当屏蔽。

快手方面向时间财经表示,快手在此次诸暨警方对乞丐哥的抓捕行动中提供了协助。当被问及针对乞丐哥的类似网黑博主,快手内部是否有针对性地做监管时,快手方面称,因为涉及到和公安部门的联动协作,有些信息不方便对外透露,快手在内容上有严格的审核规则,保证内容合法合规。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网黑文化的爆发,无疑为快手的发展加了一把火。也正是在2016年,快手的迅速增长引起了霍启明(X博士)的注意。2016年6月,霍启明所写文章《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真相》大热,让快手进入到了更多大众的视野之中。公开资料显示,到2017年2月,快手已经有4亿注册用户,4000万日活量,1.5亿月活量,成为中国第四大社交软件、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估值达到30亿美元。

捣毁窝点287个!南京打击传销交出亮眼成绩单


记者从今天(8月27日)召开的南京市打击传销工作推进会上获悉,今年以来,南京市公安机关全警动员、全力以赴,会同有关部门单位,深入推进打击整治传销专项行动,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打掉传销团伙34个,捣毁传销窝点287个,刑事拘留476人,逮捕304人,努力净化社会治安环境。今年上半年南京市传销警情量同比下降17%,环比下降24.6%,全市传销警情连续三年大幅下降,据第三方测评,南京市社会治安群众安全感为97%,位列全国同类城市前列。

取得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2018年和2019年,南京连续2年被列为聚集式传销重点城市,暴露出南京打击传销工作方面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各区打传工作发展不平衡、打传工作合力不够等问题。为了全力推进整治传销专项行动,南京通过加大清理打击、突出教育引导、落实督查指导、完善制度机制、推动无传销街道创建等一系列措施,构建“打、防、管控、教”立体打击与防控网络,打击传销工作取得了较大进步。例如曾经是传销重灾区的栖霞区,已经转化为无传销区,栖霞区的打传工作也受到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高度评价。


接下来,南京将开展打击整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清源”行动,加强基础工作,做好综合治理,积极会同有关职能部门,联合执法,固本清源、综合治理,深入推进社区网格治理和社会面治安清查行动,以街道、社区、派出所为单位,针对隐藏在商务楼宇、街道门店和出租房屋内的传销窝点、重点人员住所、重点区域、传销活动场所等深入开展全覆盖、网格化集中排查,摸清底数,核查见底。

此次行动的打击重点是以“1040工程”“纯资本运作”“连锁经营”等名义实施的异地“聚集式传销”违法犯罪行为;以“扶贫”“一带一路”“军民融合”等名义为幌子的各类“网络传销”违法犯罪行为,同时还将严厉查处直销企业及其经销商从事传销的行为。



新闻阅读:富阳城区发现一处“密室” 警方端掉一传销窝点


  各种生活用品被随意堆放在一起

  城区某住宅楼三室两厅140平方米的大套房里住了13个人,所有窗户都紧闭着,还用木板从里面钉住,平时大门很少打开,但隔三岔五总有大袋的土豆或大白菜送进去 ……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4名民警深夜破窗而入,终于揭开了这个“密室”背后的惊人真相。

  河南夫妻千里到富阳寻子

  这个“密室”的发现,和一对河南夫妻有关。8月10日,这对夫妻来到城东派出所接警大厅,妻子李大姐几乎带着哭腔向民警控诉:“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他很懂事的,说要出来好好赚钱,还让我们放心……”

  李大姐的儿子叫小方(化名),今年27岁,毕业后一直在家待着,从没出过远门。不过,从今年初开始,小方就向家人透露,说有个大学同学,姓陈,在杭州做软件编程工作,干得很不错,邀请他一起干。家人一开始以为小方只是随口一说,然而8月6日,他真的背上行囊和父母告了别。

  孩子大了出去闯一闯也好,李大姐没有反对,但毕竟孩子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她的心时刻悬着。儿子离家后,李大姐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了,她只记得最后一次通话是8月6日中午,儿子很清楚地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杭州,要坐车去富阳了,等安顿好会马上联系她。

  李大姐一开始以为儿子的手机关机了,或者在车上被人偷了,然而等了4天,小方还是失联。急得焦头烂额的李大姐和丈夫买了车票,匆匆赶到杭州,又找到富阳城东派出所,请求警方帮忙寻找儿子。

  通过监控视频发现线索

  千里迢迢赶到富阳找儿子,这对夫妻让民警心酸不已。城东派出所的“王春视频监控室”立即行动起来。既然是坐车来的,到富阳客运站下车的概率很大。果然,民警查看大量监控之后,小方的身影出现在了8月6日下午1点的富阳客运站。

  通过沿路监控跟踪,民警发现,小方下车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东方茂,在那里,他和两名男子碰了面,三人转身一起坐上出租车往金秋社区方向离开。视频一直跟踪到三人从章家庙下车,之后便失去了踪迹。

  民警找到三人打的那辆出租车的司机,并通过司机找到了其中一名男子的电话号码。该男子姓贺,35岁,湖南人。贺某并不是小方的同学,那他是谁?又带小方去了哪里?

  超市小票只有大量白菜

  随后的一个多星期,贺某一直没再出现。不过,城东派出所的视频队员们并没有放松警惕,时刻关注着监控。终于,8月19日,贺某再次出现在民警的视线中。

  视频画面里,贺某骑着辆自行车前往超市,购买了一包物品后骑车去了金浦路与凤浦路桥头,随后离开。综合指挥室立即指派民警带领便衣队抓捕贺某。

  在东方茂附近,民警抓住了贺某,细心的便衣队员查看了其身上的物品,发现除了一只包之外还有一张超市小票。奇怪的是,超市小票上没有其他任何东西,除了大量白菜。贺某买那么多白菜干什么?这些白菜到了金浦路与凤浦路桥头后,又被送去了哪里?

  传销窝点犹如“密室”

  贺某被带回城东派出所后,民警立即对其进行了讯问。不过,整整5个小时过去了,贺某缄口不言。刑侦副所长倪铃铃没有放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贺某终于开了口,道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

  原来,贺某所在的是一个天津天狮的传销组织,刚从外地转到富阳一个月左右,他是负责给城区一传销窝点买菜送菜的。当天他从超市买了十多颗白菜,送到出租房后,便去办其他事了。而一直失联的小方,正是他们组织新拉入的成员。

  当天晚上9点多,倪铃铃带着三名警力,由贺某带路,来到了位于章家庙的传销窝点。某幢民宅5楼窗户紧闭,玻璃上都贴着玻璃纸,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只有微弱的灯光从缝隙中漏出来。

  倪铃铃带人摸到了5楼,大门紧闭着,只有楼道上方的卫生间窗户没锁。便衣队员往里面一看,竟有木板从里面钉住了。

  “冲!”倪铃铃决定以卫生间窗户为突破口,强行冲进去。于是,4名警力打破木板后,爬窗进入了屋内。

  刚进入屋内,一股潮湿、发霉的臭气随之冲入鼻腔。“都别动!”倪玲玲一声大喝,10多个年纪不大的人一阵骚动后,都被控制住了,经询问,其中有一人正是小方!

  13人挤着住在一起

  民警这才开始观察这间出租房,面积不小,140平方米左右,三室两厅两卫生间,“主任”和一名女子各一个房间,其余人员都挤在一个20多平方米的房间打地铺。而窗户全部用铁丝网封住,各种生活用品随意地堆积在一起。

  随后,便衣队员陆晓磊数了数放在桌子上的牙杯,发现一共有13个牙杯,但是坐在地上的只有12个人,还有一个人在哪里?

  便衣队员再次对各个房间进行搜查,突然听到一张床下传来不明显的响动,他们合力将床板抬开,终于发现了躲在床板下的第13个人。

  “看到警察我真高兴”

  增援警力到达之后,12名人员被带进了城东派出所。想到这半个月以来的经历,小方依旧心有余悸,他断断续续地向民警进行了讲述。

  8月6日,小方见到朋友陈某之后,就被陈某和贺某带去了传销窝点。一进入屋子,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客厅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男人坐着,小方紧张地后退,想要逃出屋子,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一群人从隔壁房间冲出来,将他团团围住。

  他想到电视里关于传销组织的新闻,心下明白过来,自己可能是掉进传销陷阱了。无奈之下,他被迫和“主任”握了手,还交出了自己的手机、身份证和银行卡。

  只要不听话,就会被打,到窝点的第二天,小方就被迫告诉了“主任”自己银行卡的密码,还接连购买“天狮产品”,将卡内1.5万元积蓄全部给了“主任”。

  在里面的每一天,小方都度日如年、心惊胆战。“我有时想我会死在里面,稍不顺从就要挨骂、挨打。当我看到警察到来的时候,我真的高兴啊,我想我终于要自由了!”小方激动地说。

  10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得知小方被解救,李大姐和丈夫激动地立刻买了火车票要来富阳。考虑到他们过来需要时间,副所长刘舟宇为小方腾出了一个所内的床位,还给他准备了洗漱用品,让他好好洗个澡,安心等父母过来。第二天中午,小方还在城东派出所食堂吃了午饭,半个月来首次吃到丰盛又热乎的食物,他不禁泪流满面。

  经调查,该天狮传销窝点以“主任”覃某和侯某为首,约一个月前从绍兴迁至富阳。他们以售卖保健品为幌子,实为传销组织,用各种方式骗入新成员,将他们洗脑后,再利用其吸收更多成员。

  除了小方以及新加入的两人,其余当场被抓的10人因涉嫌非法拘禁,目前均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窝点被端掉以后,警方还在派出所门口发现一名可疑人员,经调查,其为出租房承租人,负责为窝点买菜送菜等工作。目前,该人员也已被警方控制。


分享到: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 (已有 0 人表态)

已有0条跟帖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